憶父親籌建舟山水產學院始末
發佈日期:2019-12-08 作者:​何科宗 編輯: 來源:
字體: [大] [中] [小]

1958年,當時我正上小學六年級,記得父親何秋陽在家中對我講: “舟山要辦兩所大學,一所是舟山師範專科學校,另一所是舟山水產學院(即現在的浙江海洋大學前身),我被地委指派籌建舟山水產學院”。這樣,擔任當時舟山地委宣傳部教育科科長的父親開始參與籌建舟山水產學院。現根據父親留下的籌建學院時的部分原始材料,以及他生前對我的敍述,提供父親籌建舟山水產學院的部分細節如下:

1958年6月4日,父親代表舟山地委宣傳部參加了浙江省委宣傳工作會議,會上,原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陳冰宣佈:浙江要建水產學院,招生100名,由水產廳籌辦,水產廳廳長張立修親自掛帥……。父親向舟山地委彙報會議情況後,原地委書記王裕民即向省委交涉,要求水產學院由舟山地委籌辦。獲准後,地委立即成立了舟山水產學院籌建班子:原地委常委、祕書長江革負總責,原地委宣傳部副部長黃穗具體負責,我父親——原地委宣傳部教育科科長何秋陽具體操辦籌建工作。

1958年8月,父親親自擬訂《舟山水產學院工作計劃(草案)》的籌建計劃、教師、行政人員配備和開學後的課程設置等,並將學校定名為“舟山水產學院”。校址暫設在定海南門的舟山地委黨校(不久即搬往位於定海北門外義橋的省水產幹校校址,1960年起又陸續搬遷到平陽浦,1961年搬遷完畢)。

關於院黨委書記的確定,父親先後選了三次(備選三人是嶽劍秋、王尊賢、陳剛)後,由舟山地委報浙江省委同意為嶽劍秋(規定大學黨委書記要13級以上高幹)。院長為王裕民(也是當時的舟山地委書記) 。學院初期的領導班子為:院長王裕民(舟山地委書記兼任)、院黨委書記嶽劍秋、副書記張靜波、副院長董聿茂、副院長韓春島(省委任命)、黨委辦主任何秋陽(口頭宣佈,不久主動去教務處任副職,由胡明州接任)、人事處長(先陳加和後石雲鼎)、總務處長(先石雲鼎後徐雲)。

關於基礎課教師的調配:父親通過地委宣傳部從舟山中學將務業能力強的教師調來,如: 原舟山中學化學教研組組長陳篤甫、原舟山中學數學教研組組長崔濯塵擔任基礎課教師。

關於專業課教師的調入,父親通過地委組織部將歷年來從上海水產學院畢業後分配在舟山工作的、適合擔任教學工作的部分畢業生,如:佘顯偉、陸惠迪、於建勳……調入舟山水產學院任教。父親通過與上海市委教育衞生部人事處聯繫,請上海水產學院(以下簡稱上水院)調派一些助教或講師,當時上水院答覆現成的助教和講師沒有,但同意在分配到浙江的畢業生中,抽挑出幾名質量高的畢業生到舟山。於是,上水院當年的優秀畢業生唐逸民、吳漢民、錢木興、吳挀興等被分配到舟山,擔任舟山水產學院專業課教師。同時,父親又請上海水產學院調一位教授,上水院以工作需要調勿出為由未同意,在再三請求未得到應允的情況下,父親懇求上水院原黨委書記胡友庭:“我們是新辦大學,你們老大學應當發揚目前提倡的社會主義大協作精神,幫助我們調一位教授(李星頡副教授),幫我們將學校先辦起來,否則教授一個都沒有如何算大學?不調就借一下,學校開辦起來後再還。”上水院原黨委書記胡友庭當場沒有同意,只是説再同系裏商量一下,如果可能的話,到舟山幫助做些籌備工作,開學後仍回上海。父親當即講明回舟山後再長途電話同他聯繫。

父親回舟山後向舟山地委宣傳部領導作了彙報,並打了一個長途電話給上水院原黨委書記胡友庭,再次要求把李星頡教授暫借來,胡友庭同意了。於是,父親立即指派劉永樹、陳挺之二人專程去上水院接李星頡教授到舟山,但父親仍不放心,擔心變卦,特別叮咐劉、陳兩人:“李教授沒來舟山,你們二人也不準回舟山,你們就住在上水院內催促。” 結果成功了!幾天後的一個晚上,原舟山地委書記王裕民等一批領導及我父親親自去碼頭,等待從寧波駛來的“中浙一號”客輪,接來了李星頡教授,如獲至寶,從此舟山有了第一位教授!記得那天晚飯後父親説“去碼頭接李教授”,我也跟着去看了這熱鬧場面,當時我家住定海北大街103號(現人民北路)。

學校初步籌建完後,父親奉地委領導指示,於1958年9月在定海陸軍禮堂組織召開了“舟山水產學院、舟山師範專科學校成立慶祝大會暨開學典禮”。父親主持了大會,原舟山海軍基地司令員馬龍,原舟嵊要塞區司令員張秀龍,原舟山地委領導和各縣領導等參加了慶祝大會。浙江省委代表宣讀了兩校成立的批文,原舟山地委書記王裕民宣佈兩校正式開學!原舟山水產學院副院長董聿茂講話,李星頡教授代表上海水產學院致詞,兩位陸、海軍部隊首長張秀龍,馬龍及各縣領導分別致賀詞,場面盛況空前!

籌建舟山水產學院期間,父親冒着酷暑,無數次地奔波於杭州、上海、北京等地,不僅找省有關部門請求解決一些具體問題,還數次帶着原舟山地委書記王裕民的親筆信(由父親代王書記起草或修改後的信件),多次找浙江大學原黨委書記兼校長周榮鑫(周後任國務院祕書長,教育部部長),找原水產部副部長高文華等多位上級領導,要求解決學院的師資、設備及經費等問題。父親為舟山水產學院的創建成功,嘔心瀝血,付出了巨大心血!

籌建完舟山水產學院後,作為當時舟山地委宣傳部教育科科長的父親,仍不間斷地繼續為學院的開學工作操勞着,如:進一步充實師資、設備,課程安排,調配各相關部門人員,平陽浦新校舍的建造……。正式開學後不久(同年九月),父親被正式調入舟山水產學院,任黨委辦公室主任(正職)。父親認為學校最重要的事務是教學工作,一個月左右後,父親主動向原學院黨委書記嶽劍秋請求去教務處抓教學業務工作。父親不計較職務高低,不任正職幹副職(因李星頡教授已任命為正職,父親任了副職)。同年12月,父親為學院制訂了《學院工作計劃綱要》,為理順教學工作提供了一份難得的寶貴材料。

(本文系何秋陽先生之子何科宗先生撰寫,文中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中通香港集運單號查詢】

Copyright©2019 浙江海洋大學新聞中心浙公網安備 33090002000195號地址: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區臨城街道海大南路1號電話:0580-2550020傳真:0580-2551319

TOP